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我唯主的博客

人生的首要目的就是荣耀神,永远以神为乐!

 
 
 

日志

 
 

黄士哲牧师耶利米书讲道--86:巴施户珥和那些喜欢听他假预言的众朋友  

2016-03-18 21:44:46|  分类: 黄士哲牧师讲道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士哲牧师证道(2016.3.6主日)

    (本文系录音记录。本人知识水平有限,在记录过程中涉及到的希伯来语,拉丁语,希腊文无法记录,我会在括号里作说明,英文以及一些人物名称的记录可能有错误,如果有听不清楚或不明白的地方就用。。。代替,不会很长,通常是一个词语或是一句话。请各位原谅。)

耶利米书二十6-9:

    你 这 巴 施 户 珥 和 一 切 住 在 你 家 中 的 人 都 必 被 掳 去 。 你 和 你 的 众 朋 友 , 就 是 你 向 他 们 说 假 预 言 的 , 都 必 到 巴 比 伦 去 , 要 死 在 那 里 , 葬 在 那 里 。

    耶 和 华 阿 , 你 曾 劝 导 我 , 我 也 听 了 你 的 劝 导 。 你 比 我 有 力 量 , 且 胜 了 我 。 我 终 日 成 为 笑 话 , 人 人 都 戏 弄 我 。

    我 每 逢 讲 论 的 时 候 , 就 发 出 哀 声 , 我 喊 叫 说 , 有 强 暴 和 毁 灭 。 因 为 耶 和 华 的 话 终 日 成 了 我 的 凌 辱 , 讥 刺 。

    我 若 说 , 我 不 再 提 耶 和 华 , 也 不 再 奉 他 的 名 讲 论 , 我 便 心 里 觉 得 似 乎 有 烧 着 的 火 闭 塞 在 我 骨 中 , 我 就 含 忍 不 住 , 不 能 自 禁 。

    今天,我们要继续讲解先知耶利米书第20章的内容,我们在上个主日,讲到先知耶利米被祭司巴施户珥不公平的对待,殴打先知,把他下在监里,后来查无罪证,加以释放。可以看出,这个假冒为善的祭司,不但是在神的家中不按规矩行事,还极力的抵挡真道,不守秩序,殴打上帝的仆人,将从神来的真理践踏在脚下,也将真理。。。,反而成为祂的仇敌。

    
    今天,我们是要讲到上帝给这个假冒为善僭越祭司职分的一个明确的报应,而这个报应也会临到一些人身上。经文这样说,你这巴施户珥和一切住在你家中的人,都必被掳去。你和你的众朋友,就是你向他们说假预言的,都必到巴比伦去,要死在那里,葬在那里。先知所宣告的刑罚将会成为一项证据,印证这个城市,哪一个城市?耶路撒冷,它会被毁灭。而这个妄自尊大擅敢行事的祭司,神也会把祂的刑罚显在众人面前,作为证据。这实在是一个必要的措施,好叫百姓,好叫众人能够看见、惧怕。虽然这些假教师平常专讲谄媚人的话,那些人也听谄媚话听习惯了,他们习惯听先知向他们道平安,他们跟耶利米所说的完全不同,耶利米不会跟他们不悔改的人说平安,他反而会对这些不悔改的人说灾祸接连灾祸,反属这百姓的都被掳去,变成一个奇景。百姓也要亲自看到这个不法殴打先知的祭司会落到什么样的下场,不但是巴施户珥本人,以及他的同党,以及听他教导的那些百姓,他的朋友,喜欢听巴施户珥说假预言的,都会被真预言所应验,就是带到巴比伦死在那里。神的报复直接落在这群假先知的身上。

    
    但接下来产生一个问题,耶利米宣告巴施户珥将会死在巴比伦并葬在那里,这当然是个刑罚,但神借着耶利米要宣告,要把这个百姓的尸首给空中的飞鸟所吃,那不是跟巴施户珥所得着的能够葬在这个地方,好像有点矛盾了吧?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要特别的注意,神不是总是用同一个模式来刑罚不敬虔的人,祂会让一些人不得埋葬,好像野兽一样的,暴尸荒野,祂也会叫一些人得到一个像样的葬礼。但是你要注意先知的用语,先知在这里把巴比伦这个异乡异地异国跟他的本乡本土本国来作一个对比,也就是说,任何被埋葬在迦南地这块神给他们的应许地,神给他们的产业,那算是神永恒应许的记号,就是大家所熟知的。神也希望他们活在这块应许之地,享受在其中,让他们可以在这块地里面预尝天恩,包括被埋葬在这里。所以迦南地得安葬,就是神可以说是一个收纳他的可见记号,好像所有亚伯拉罕的子孙都被罩到祂的怀中,他们息了地上的劳苦,进入永恒的安息一样。而这个巴斯户珥所得到的记号是什么呢?显然是不蒙神收纳的记号,他被逐出基督的教会之外,这就是一种断绝关系的记号,好像神公开的将他排除在一切的应许一切的恩典之外,那就是一个声名狼藉、不好名声的记号。

    说到这里,有人可能会问,如果这个圣经教导不被埋葬在迦南地本身算是一种处罚,是一个不蒙神悦纳的记号,那但以理该怎么说呢?先知耶利米本人又该怎么说呢?他们都是神最优秀的仆人,但以理在巴比伦跟后来波斯朝中为官,他有葬在迦南地吗?他没有葬在迦南地,那耶利米呢?他也没有葬在迦南地,他 被群众怎么样?(被)这些暴民带到埃及去死在了埃及。那怎么说呢?埃及异乡,还是比但以理更糟糕的待遇,听说,耶利米还是被石头打死的,这答案很简单了,那就是这个世间的灾难跟处罚也会临到神的儿女身上,但是这却是为着神的儿女的益处,选民的益处。虽然所有的苦难都是神忿怒咒诅的记号,没有错,但是,这些灾难对于神的儿女来说,它的本质改变了,不再是咒诅,不再是忿怒,而是成全他们的救恩。好像你看一把刀,一把极为锋利的刀,你这个刀在什么什么伦敦开膛手杰克手中,那就是一把可怕的刀,他要杀你的,可是在一个对你认识的仁心仁术的医生手里,这把锋利的刀是对你有益处的,看起来那个刀都很利,下去都会见血,都会叫你痛,但是,那个目的不一样,因为执刀者他们是不同的人。也就是说,这些苦难不再是忿怒咒诅的记号,而是成全神儿女的救恩,这只有有信心的人才会看见,而没有信心,那些光凭外貌论断的人,他们觉得,哎,神的百姓也受痛苦,神的仆人怎么样怎么样,他们就凭着外貌怎么样?就论断了,就犯罪了,因为他们看不见,看不见这些苦难在神儿女身上所产生的价值,有的作用。所以不管任何的灾难发生在我们人类身上,你都可以视为不是一个作工价,你有罪,你就配得今生的劳苦跟死亡,也配下地狱,好像神就是向我们公开发怒,这是一个层面,肯定的。当贫穷、饥荒、疾病甚至被掳、死亡,那是神的咒诅,但是对神的儿女,这些苦难是完全不一样,神把这些处罚跟灾难分别为圣,圣化它,转作他们的益处,当然其中不再是咒诅的成分,即使看起来很像。不是就是不是,凡临到众人的事都是一样,义人跟恶人所遭遇到的事都是一样,。。。,也是一样。什么时候,神宣告某人将不被埋葬,特别是对巴斯户珥这种暴君,这种独裁者一样,流氓一样的祭司,你不用怀疑,当神对他这样说,就是一个被神咒诅的记号,千真万确,因为之前也讲过那些犯罪者要被埋葬在异乡了,同样是被神遗弃的记号。而对于神的选民,神当然可以化咒诅为祝福,因为我们讲过,神就是叫万事都互相效力叫那些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就定下他们效法祂儿子的模样,你要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来跟随主,也要学习主耶稣受苦的样式。虽然巴斯户珥会在巴比伦得到安葬,好像是比这个暴尸荒野,没得埋葬,被野兽吃来吃去,好得多了,但注意,这个葬礼不过是要提醒大家,这个家伙是个恶人,这个可恶的祭司他受到刑罚了,他死了,大家睁开眼睛看,不要忘记,好像诗人所说的,主啊,不要杀他们,不要杀他们,恐怕我的民忘记。为什么不要杀他们呢?好像就,哎,不明不白就被杀掉了,没有一个记号留下来,所以,诗人会这样说,不要杀这些神的仇敌。这个神圣的理由就是恐怕我的百姓忘记了神这样对遗弃的人有一块墓碑,有一块坟地,是要让他成为一个负面的教材,一个被神咒诅的纪念碑,让百姓不要忘记他们平生为恶,以及他们遭遇到罪恶的报应,也好像是说他们的尸首会躺在异地,直到发出腐败的恶臭。所以当我们看到一些外邦人生平作恶,却得到一个尊荣的葬礼,还有鼓手啊,喇叭手在吹来吹去,墓地也修得漂漂亮亮的,上面还种了草坪,旁边还种了树,你不要稀奇,神就是把他们当作是这个受咒诅的纪念碑,给后代子孙看,他们生平作恶多端,如今他的身体要等候大日的审判,要复活,他们的灵魂已经在地狱里面受苦了。而耶利米对巴斯户珥宣告刑罚以后,又加上了一句话:那些跟着巴斯户珥说假预言的,甚至是喜欢听巴斯户珥说假预言,他们将跟这个说谎的巴斯户珥有着一样的下场。各位听到这点要注意了,注意你的朋友,你喜欢那些说谎话给你听的朋友吗?那你就会跟这些说谎话的人有一样的下场,你跟你的众朋友,就是你向他们说假预言的,都必到巴比伦要死在那里,葬在那里。这是一个严肃的事实,这是公义的审判,不仅会落到说谎也喜欢非真理的假教师身上,同样会落到那些喜欢听假教师受假教师欺骗、迷惑的人身上。套句俗话,假教师跟假教师的粉丝们都会受到神公义的刑罚。这对于恶人是个警告。什么恶人呢?就是喜欢专听谄媚话的恶人。他们总是喜欢听好听的话,不喜欢听真理,他们这样只是为自己赚得更重的报应。多年前,演艺界有一个有名的艺人叫黎敏然,他出入教会,他也号称他自己是基督徒,但是这个人生平就是不守规矩,在婚姻在他的情欲上面也是泛滥得不得了,这个人就去吊死了,吊死的时候他的口袋里还抄传了这个一片的这个什么诗歌,说要依靠神祷告神之类的诗歌。他生前的好朋友方正,后来不知道怎么样就混到基督教会里面来了,还为这个下地狱的人作什么?作了一个追思礼拜,跟在场的他的亲朋好友说,不要难过,他已经在天堂,他比我们更好。很多假福音里面的这些假教师,都会为他们的朋友,亲朋好友,主持所谓的安息礼拜,可是你看死者一生,他明明就没有任何得安息的记号,你凭什么说他可以安息主怀?周联华也是这样的人啦,蒋家三代都给他主持安息礼拜,可是蒋家三代,你可以告诉我,有哪一个是基督徒?有哪一个?这些谄媚人的假教师跟那些甘愿自欺的会众,神对巴斯户珥的刑罚就是给他们的。你这巴斯户珥跟一切住在你家中的人,都必被掳去,你跟你的众朋友,就是你向他们说假预言的,都必到巴比伦去,接受一样的刑罚。当他们越想要挣脱神的审判,他们只有越发的点燃它,这就是为什么先知也向巴斯户珥的朋友也宣告这样的刑罚。他们生前就是喜欢把他们耳朵贴在假教师的嘴边,听那些谄媚的话,让他们听了很高兴,以至于他们大胆的藐视神,他们出于自愿,甘愿自欺,他们也借着谎言来诋毁先知的教导。所以他们配受更重的刑罚。

    
   先知接着说,耶和华啊,你曾劝导我,我也听你的劝导,你比我有力量且胜了我,我终日成为笑话,人人都戏弄我。这如果按着原文来直翻,中文和合本翻得不是很正确哈,为了文雅,但是变得不正确了,它(和合本)这边应该翻成什么呢?(应该是)耶和华啊,你欺骗了我,我也被你欺骗了。读到这里我会吓一跳,先知在说什么?他说神在骗他,是不是,神在骗人,是不是?当我们说神骗人之前,我们要想到很多的事情,请注意,神是没有谎言的神,神是真理的本体,一个人再怎么埋怨神,他也不应该说出这样的话,说神你欺骗我。有时候我教学生,跟他讲一些啊,物理公式啊,或者跟他讲一些绘画上的原理啊,教他一个道理,教他一个做法,诚诚实实跟他讲,学生就是这样子没大没小,(他说)老师你骗人。对不对,遇到过这种没大没小的没头没脑的学生,是不是,老师是遇过啦,老师听到以后很生气,骗人是属于魔鬼的,你怎么可以说我是骗人呢?这不等于就是说我这个人人格有问题,我的信仰我是属魔鬼的吗?那先知在这里说,神你骗我,那什么意思啊?有人读到这里,就认为这一段是先知所发的埋怨,他的complain,这不是圣灵感动他所说的话,而是先知一时的冲动使急躁的话冲口而出,好像摩西这么优秀神的仆人也会因为百姓的激怒,激动,来说出一些急躁的话而不归荣耀给神一样,而使自己受损一样。那这是一种解释了,还有人解释得更加离谱,还引用先知以西结书14章9节讲到,先知若被迷惑说一句话,啊,一句预言,是我耶和华任那先知受迷惑。我也必向他伸手,将他从我民以色列中除灭。但是你注意到,以西结在那里讲的不是真先知啊,是什么?是假先知啊,神就让谎言的灵充满这个假先知,让假先知说出误导百姓的谎话,让他们甘愿被假先知所误导趋向灭亡。而这个谎言之灵的啊?他是真先知,他不是假先知,既然他不是假先知,那先知在这里看起来像向神发怨言,是怎么一回事呢?其实,当先知在说,神哪,你欺骗了我,这既不是他 向神在发怨言,说神真的欺骗了他,也不是先知被谎言的灵所充满,说出误导百姓的话,而是先知耶利米在以一种讽刺的话来指教他们,就是当先知说他被神欺骗,好像先知就代言起那些他 对头的角色一样,学他们的口头禅。有时候你看小孩子在吵架的时候也会这样子,一个人跟一个人吵架了,小孩子,那一个人就不服气,就学另外一个小孩子,我我我怎么样?他学他的口气,他不是说真的要变成他那个样子,而是要怎么样?借着学习他那个样子来讽刺他,学他们的口头禅。先知在这里也就是这样,扮演起那些他对头的角色,学他们的口头禅一样,学他们的口气说,哎呀,神你骗人你骗人,我被你骗了。你们不就是这样讲的吗?那些会众会说,神你不是说会有灾难即将发生吗?怎么我现在看起来还好端端的?一点事情一点迹象都没有,我还照常的吃喝嫁娶呢?当先知耶利米宣告那些刑罚灾难的意义。。是从神而来,神从来不会说谎,神从来不会说不必要的废话,从来不会使祂的话徒然返回。即使这些犹太人是长期跟先知争论,他们就以为他们是跟耶利米这个必死的人争论,从来没有想他们根本就是在跟神来争论,从来不想想神的圣先知的话难道有一点点是出于他自己吗?他们就公开与神为敌跟神争战,好像那些巨人一样,以为自己很巨大,发怒要跟天上来争战,神经病,他自己能够有多大?灰尘一样。当耶利米说,他被神欺骗了,并不是他真的认为神欺骗了他,自从真理的主以真理呼召了祂的仆人,他心中坚固的信念就始终如一,就坚定不移。不是说他不会感觉到痛苦,他当然会,不是说他不会有试探,他当然会,但对着神交他的使命,因着神的能力的保守,他忠于到底。所以,先知说神你欺骗了我的时候,是在学那些假福音,学那些福音的仇敌他们的口气,他们仇恨神的真理,抵挡神的仆人,长期把神的仆人当作是一个说谎专家,所以他就用讽刺的语气模仿这些福音仇敌的口气,就是间接的指出,你们不接受我从神所领受的话,你们不接受这圣经来的言语,那从天上来的言语,你不就等于在指控神说神你是在说谎的吗?如果先知只是平铺直叙的说,神哪,我并没有被你欺骗,我只是单单纯纯的顺服你的命令,报告从你那里来的领受,作一个福音的使者,忠心的传道,他如果是这样讲,那个力量就消弱很多,他倒是把这些福音仇敌公开控告神公开诋毁神的亵渎的丑陋怎么样?给暴露出来了,你现在就该知道,为什么先知在这里要用上这种讽刺的口气了,那是更自由的进行他的教导,他的劝诫,他的威胁。如果他耶利米真的是被神所欺骗,还讲出这么多警告威胁的话,那如果不是呢?那他们向先知口吐羞辱,语出辱骂,他们就要当心了,他们并不是在抵挡一个必死的人,而是在抵挡永生神啊。神也必亲自报复他们侮辱神,藐视祂先知的罪。如果有人会问,先知这样作可以吗?先知这样作岂不是把神拉到跟自己的同一阵线好像挟天子以令诸侯之事吗?答案很简单,当一个人是站在正义的一方,要跟恶势力来对抗,他就是跟神联合,而这个联合是分不开的,他如果是有来自于神的恩典。因为耶利米从来不是出于他自己的个人立场、个人意见,来说出那些教导威胁的话,好像我们看到有些网页,纯属个人意见,看个电影,纯属导演的意见,这不是我们的立场。对不对。公开跟撇清,这绝对不是真的,没有一样是真的。可是耶利米所说的,没有一样不是真的,全部都是真的,绝对不是我的个人意见!他知道是神呼召他,他一点都不用怀疑,人如果起来抵挡他从神领受的,他知道他们在抵挡神。因为神不可能跟祂的真理有任何的分别,有任何的分割,有任何的区分,神如果有任何的威严、任何的荣美、荣耀、美德,没有一点不是照耀在祂自己的话语上,如果不是祂的话显得这样的万古长青,安定在天,纯净无比,神也不会向我们显出祂是这么样一位神。这既然是先知坚定的信念,就难怪先知可以勇敢的嘲笑他的对头,说出他们心里的话:他们以为神是欺骗者。其实使徒保罗也以同样的动机讲过类似的话,他怎么说呢?我们翻开加拉太书第1章8节,加拉太书1章8节,好,翻到了以后,我们一起来念:

    但 无 论 是 我 们 , 是 天 上 来 的 使 者 , 若 传 福 音 给 你 们 , 与 我 们 所 传 给 你 们 的 不 同 , 他 就 应 当 被 咒 诅 。

    保罗,他当然没有天使那样的能力了,这是你我很肯定的事情,我们是暂时比天使小,他这样讲好像是说,天上的使者都没有我这个必死之人保罗所说的话算话,但是他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啊,他的意思当然不是把天上的天使从天上拉下来跟我保罗PK,或是叫他们从我保罗的胯下经过,保罗没有这么放肆,绝对不是。而是说:当他传扬的是福音的真理,是唯独出于神的救恩之道,这个福音,是他这个传福音使者的心中神为他亲自盖上钢印的,烙上属天记号的,如果有任何人来质疑,任何人反对,即使是天上千千万的天使,他也要毫无怀疑高举神的真理。弃绝一切反对的声浪,好像耶利米在这里所说的,你们说神是欺骗者,神欺骗了你,欺骗你的感情吗?那我告诉你结论如何,结论如何,那神就不是神了!神就是魔鬼,神就背乎自己,祂也摧毁祂所赐的真理!所以你知道,即使天地都废去,神的话一点一划都不能废去,我记得在很久以前,我也讲过这一段圣经,我记得我那个时候讲的跟现在讲的是不一样的,那个时候我以为先知在这里是受到一种怎么样?试探,而埋怨神欺骗他。不是的,我那个时候讲的是错的。所以你看到,即使天地都废去,神的话一点一划都不能废去,这是一项多么有益处的教义,所有从事神教导话语的人一定要非常清楚他领受的呼召,凡有任何的争论以至于纷争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的进到神的审判台前求神公断。没有错,神的百姓,甚至神的仆人也会犯错,也会对他们的案件感到怀疑感到困惑,但是对于是谁,到底是谁呼召他来这里,说这样的话作这样的事,他是非常清楚,他是非常确定的。什么是真教会,什么是真教会该有的惩罚,纪律,什么是天国的钥匙,什么是天国向信者开放,向不信者关闭,以至于对一个像这样级别的问题,什么是福音,什么是恩典的教义,什么叫作回归圣经,什么是加尔文五大点,一个作教导的人他怎么可以不清楚?对于这么确定的事情,他怎么可以有疑惑?我记得一个。。会友,台大毕业,后来跑去念西敏,神学院,他问我一个问题,他说,士哲哥,请问,什么是改革宗?一个在改革宗长老会类似这样系统里面聚会,又念了一个改革宗的神学院西敏,他还问这个问题,什么是改革宗。我记得一个改革宗长老会的长老也问我同样的问题,什么是改革宗?请问,他是凭什么做长老?他不知道改革宗是回归圣经的意思吗?我听过一个浸信会神学院系统神学的教授,他跟我说,什么是加尔文五大点?他说的意思是说,其中的一两点我不接受,限定赎罪我不接受,爱难从命。讲这话的人就等于什么心态呢?他根本不确定福音的内容嘛,他根本就没有神有这个呼召向他 发出过嘛,以至于他们就不像先知不像使徒这样有确定的话语。如果我是一个,一个被看作一个骗子的人,一个欺骗者,一个仿冒者,是神使我这样,并不是我自己渴想先知的职分才来传这些话,就某种程度,我是不得已,好像保罗所说的,我如果不传福音我就有祸了,但是他也不能够丢弃这个职分,如果他耶利米是有选择的话,如果我可以选择的话,我不会选择来当先知。有人看到这里可能会问,那先知耶利米来执行先知的职分,不就没有什么可称赞的吗?因为他好像完全被迫的嘛,打鸭子上架,不得不如此啊。答案很简单,当神一开始呼召临到耶利米,耶利米怎么说,他说主啊,我不知道怎么说,我是年幼,我不会说话,我资历很浅。虽然神给他的,是不可抗拒的呼召,但是只证明了既然是神的呼召,就这个层面来讲,是无关任何人为条件,以及他任何的软弱的,即使他觉得他不会说话,他们如果有任何一丁点的敬虔,一丁点的真知识,他们听到耶利米从神那里领受的话语,就应该要害怕,像约西亚发现上帝的律法书一样。从他们持续抵挡先知对他们的传讲,对他们的教导,就可以知道,他们明显是额坚心硬的,心里刚硬的一群人。当圣灵引导神的先知把这段话写下来,我们就是被教导我们要敬畏神,就是神持续抵挡那些嘲笑信仰的人,神就是抵挡他们,不仅是控告他们,因为他们这种人就是对神提出恶劣透顶的控告,控告神是说谎的,控告神是骗人的,控告神不是神,控告神是魔鬼。让我们就记住神借着先知耶利米的口对他们的罪恶所作的见证,好像神被他们视为是个骗子,但是,神的仆人,神的儿女,我们凡事不能抵挡真理,只能够扶助真理,神的仆人就是有这个奥秘的推动力,让他继续传将下去,积累不泄,对于你要不要继续传道,那不是因为耶利米自己可以选择的,因为耶利米不像那些 。。人一样,什么叫。。人呀?他们不去得自己的产业,不去攻打那些外邦人,反而来什么?攻打自己的同胞。无的放矢,。。就是这样。可是耶利米不是这样的。他不是自由兴政,自己喜欢来作什么?教法师,来攻打他的同胞。他不是只是为了大声疾呼而在大声疾呼,他不是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他不是为了要发挥他的那个掌控欲望,像那些无知无识的太阳花学运分子,因为他们这种人看起来很勇敢,当撒旦掌权,他们却是自己就挂上免战牌变成一只哑巴狗,也变成一只哈巴狗。那耶利米面对群众他不用大声疾呼吗?绝对有需要,对这群又恶又懒又悖逆又亵渎的群众,他们需要严严的责备他们。可是当他严严的责备下去,却发现群众非但没有好转,反而变坏,好像你手上有个脓包,你去压它压它压它,一压,喔,没有轻松,喔,好像更糟,脓流出来,好痛啊,不干净的地方被释放出来了,好像你对一个小偷,说你要悔改!你要作正经事业,这个小偷反而变成强盗了,变本加厉。对一个骄傲者叫他悔改,他反而不止骄傲,他变成恶棍了,拿棍子打你。



    总之,神的话一传讲,哎,好像没有变好,那百姓越来越放肆了,越来越放肆了,这个时候,神的仆人就受到一种试探,什么试探?神你呼召我来传你的真理,呼召他们要悔改,我不传还好,我一传他们要悔改,他们越来越坏,越来越放肆了。好像什么?好像在天主教掌权底下,他们都还顺从某一种规矩,好像。。。。。,还规规矩矩行礼如仪,作一些什么跟真理无关的事情,在某种规矩底下。可是当宗教改革的火如火燎原,真理开始传扬出来了,那就是:一个人称义不是因为行为,不是作功德,不是守弥撒,乃是因着信心,借着信心他才称义的,就是说,功德跟他称义完全无关。很多人听话就听一半,喔,这样子啊,那,这些人就说,我不要守这些规矩啦。所以在宗教改革那个时期,是很混乱的,甚至有什么?暴动。什么暴动?砸毁天主教教堂的暴动,那是什么暴动?农民暴动,因为他们讲,喔,既然称义不在乎这些行为,那我就不要守这些行为,把天主教堂怎么样?抢砸烧都没有关系!那就是后来的罗马大屠杀的一个起因。他们以为他们对天主教可以忘情的烧杀掳掠,不用受审判,反而是弃绝最后一点点的敬虔都没有,使得很多根本就是看了他们暴动的人就怀疑起上帝的存在,你看,这个宗教改革家不讲以信称义还好,怎么一讲反而这么多的暴动呢?你看,这个话就来了。那些对于福音一知半解的人,他们放纵,他们无法无天,好像拿到什么?犯罪执照一样,烧杀掳掠,这会让神的仆人遇上一种试探,什么试探?那我不讲神的话就好了,因为我一讲,暴动呢。这个试探也是耶利米所遭受到的试探,也是我们的先知所遭到的试探,耶和华的话终日成为我的凌辱、讥刺,一个传道人就因为这些不信福音的人所造成越来越大的混乱,那我是不是我干脆选择我闭口不言?跟他们相安无事就好了。因为反正我传,越传越糟。如果只是以先知耶利米,以耶利米他自己的能力,他自己的忍耐,他自己的承受力来讲,他是不可能走下去的,为什么孤单,我又没有同伴嘛,当时我跟康龄在学园传道会的时候,我们就面临一个很大的冲击,对不对,没有朋友啊,一个都没有了,怎么走下去呢?以前还跟那些什么?一些朋友啊,室友啊,姐妹淘啊,现在就没有啦,但是你紧接着就看到神对祂仆人还是有帮助,有节制的,对他们有特殊的护理的。耶利米怎么说,他说,我若说,我不再听耶和华,也不再奉祂的名讲论,结果如何?结果我就相安无事吗?不是,我便觉得心里似乎有什么?烧着的火闭塞在我的骨中,我就含忍不住,不能自禁。神就是用这样的方法怎么样?坚固祂的仆人,就是让祂的话在祂的仆人里面好像什么?烧着的火,他不能够闭口!即使出于他自己的肉体,不想开口,因为一开口就是一堆的什么?辱骂,讥刺,甚至石头飞过来,但是这烧着的火,让先知不能够不往前,不能够不让他继续执行从神领受的职分!也就是说,先知还是要继续传道,要不要传道,根本由不得他!即使全世界都反对他,他还是因为神的呼召继续传下去,即使全世界都把谄媚的话、谄媚的掌声献给他,他也不会因此认为他的事奉就更有价值,因为他的称赞不是从人来的,而是从神来的。特别是世人看到先知对他们说尽凶言,说那些他们认为不吉利的话,他们就说,哎呀这个先知耶利米,没血没泪没心肝,根本不是人,没有人的情感,对于这种没有感情的宗教狂热分子,他的话有什么好听的。他就是讲,先知就是这样,脾气坏,发脾气,这么极端!


   先知就借这个机会,将自己的软弱指给他们看,让他们知道,你以为我喜欢传道吗?我不是我自己喜欢传道,是神打发我成为你们的先知,是神胜过了我,你们如果抵挡我从神领受的话,你们就抵挡我,而且神还是胜过我。撒但跟肉体都会向我们建议,我们就不要传了,你就不要坚持了,但是保罗难道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吗?我们翻开哥林多后书2章15节到17节,好,翻到了吗?翻到了我们一起来念:

    因 为 我 们 在 神 面 前 , 无 论 在 得 救 的 人 身 上 , 或 灭 亡 的 人 身 上 , 都 有 基 督 馨 香 之 气 。

    在 这 等 人 , 就 作 了 死 的 香 气 叫 他 死 。 在 那 等 人 , 就 作 了 活 的 香 气 叫 他 活 。 这 事 谁 能 当 得 起 呢 ?

    我 们 不 像 那 许 多 人 , 为 利 混 乱 神 的 道 。 乃 是 由 于 诚 实 , 由 于 神 , 在 神 面 前 凭 着 基 督 讲 道 。

    虽然对于被遗弃的罪人,传道之人所说的话成了他们死的香气,但这有什么妨碍呢?难道我们忠心诚实传道会是徒然的吗?即使他们旗下都反对,讥笑,甚至暴乱,对那些一知半解的人好像非常的放纵的理由,放纵的借口,那我所作的是徒然
的吗?绝对不是徒然的,只要你要确定,你的劳苦是不是在基督里,在基督的真理里,你所作的,耶利米所作的,都不会是徒然的。


    所以,当有这样的试探,好像要叫你离开福音的恩召,你的肉体想要偷懒,让你不要背十字架,你总要祷告,求神让你不要进入试探,让你里面有为着神的真道重新烧着的火!让你竭尽心力,继续尽你应该尽的本分。

    我们一起祷告:

    亲爱的主,我们感谢你,在现在这个世代,不敬虔是更加的凶猛,作恶越来越恶,而神你的仆人所作的工作也常常被那些撒但的差役,撒但的奴隶所嘲笑,所论断,求你让我们能够坚稳不动摇,坚持到底,毫不犹豫的迎战那些不敬虔之人的狂怒,单单依靠着你赐给你仆人烧着的火的圣灵,坚持真理,辨明福音,带着勇敢的心勇往直前,直到最后进入属天的安息。

    奉主耶稣基督的名祷告,阿们.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