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我唯主的博客

人生的首要目的就是荣耀神,永远以神为乐!

 
 
 

日志

 
 

加尔文基督教要义课程 政府 11  

2014-03-11 21:15:49|  分类: 钱曜诚牧师讲道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加尔文基督教要义课程  政府 11

钱曜诚牧师证道


(本文系录音记录)

天父上帝我们感谢 你的恩典,我们知道历史是在你的掌控当中,你立王废王,在这个时代里你高举一个人,或者是使他降卑,这一切都在你的掌管之中。我们作为一个卑微的人,我们 常常看不清你在你伟大的护理工作当中的旨意是什么。但是你赐给基督徒却有不同的眼界,这种眼光不是从世上来的,乃是从天上来的。你使我们戴上了属灵的眼 镜,我们看清了很多事,我们活在这个世上有地上的国家,可是我们的心却盼望天上的国家,但是不管我们喜不喜欢地上的国家,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国家。如今 当我们还活着的时候,当这个世界还存留的时候,有两个国度存在,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一个基督徒该如何在这样子的一个环境当中,我们生活,我们需要有从主 而来的教导,我们就恳求你帮助我们,祝福我们这段时间。
奉靠耶稣基督的圣名,阿门。


我们打开加尔文《基督教要义》第4卷第20章的第30小段,1309页:“立法院的官员应该限制君王的专制,我们对神的顺服高过一切。”我们知道约翰加尔文还有马丁路德,从圣经的教导,让我们很清楚的看到有两个国家,也就是我们讲改革宗信仰的两国论。这 个两国论当然跟阿扁总统的两国论不一样,是不是。那么,对于我们现在的人来讲,我们都已经习惯了民主的政治,那么,对于生活在那些集权或者是比较不开明的 国家里面的居民来讲,他们或许很难能够理解一些状况,因为他们所处的环境的的确确跟我们不一样,所以有时候我们不太能够完全的由西方的国家的一些观念来看 一些事情,因为每个地方他们的生活状况真的是不同的。


那么, 我今天要花一点时间在我来讲解到第30小段和31小段的时候,我要从撒母耳记上第8章,请你们打开来看一下,撒母耳记上第8章,我们要看第11节和12节,各位翻到了吗?撒母耳记上第8章,好,各位翻到了以后请各位同声的来读,好吗,请:“管 辖 你 们 的 王 必 这 样 行 , 他 必 派 你 们 的 儿 子 为 他 赶 车 , 跟 马 , 奔 走 在 车 前 。 又 派 他 们 作 千 夫 长 , 五 十 夫 长 , 为 他 耕 种 田 地 , 收 割 庄 稼 , 打 造 军 器 和 车 上 的 器 械 。” 好,就是这段的经文没有错,约翰加尔文曾经有不短的时间在日内瓦,他作牧师,他也当了相当于现在总统的职位,可是各位你不要把当时候的 日内瓦跟现在的一个国家的一个规模来讲,那毕竟是一个很小的地方,可是你要了解当时候的欧洲的政治形态是属于那种城邦联邦,有很多贵族在统治,那就是我常 常说的叫精英政治。那么,约翰加尔文跟当时候的城邦的议会纠缠多年,在那边跟他们争辩,那么,约翰加尔文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在跟议员的讨论还有争论当中,有 很多时候他的政治思想,从教育当中,从圣经当中,已经落实下来,所以,他就说到一句话,这个话很关键,他说,牧师跟官员,就是说,一个作教会的牧师,政府的官员,加尔文说,是同一个体系中平行的职分。尽管一个是神职的,一个是政治上的,这个观点非常的重要,约翰加尔文在1538年10月24号他写了一封信,他在这个书信里面他讲了,他说:“因为政府官员,我们可以透过身体上的惩罚或限制来处理犯罪的行为,从而也使教会得以成为洁净的。因此,牧师也应该用他的权柄来协助政府的官员来减少犯罪。加尔文说:“这两者的责任应该是互助的,互相连接的,他们可以互相帮助而不是互相妨碍。” 我们看看那现在的教会的牧师跟政府的官员,并没有这个样子。你看看现在的台湾长老会,他们现在带头反政府,政府作任何的事情他都反对,这个已经是不理性 的,不理性的,他们如果看看他们所尊崇的约翰加尔文牧师他所讲的话,他们就应该要感觉到很汗颜。约翰加尔文在《基督教要义》里面已经讲得很清楚,两个国 度,总观念,世俗的国度跟属灵的国度。那么,约翰加尔文他研究政治的目的,政府的职责还有它的形成,还有法律上的而一些不同的类型,法律的一些不同的用 途,还有对政府权力加上了一些限制,压抑,有的人喜欢用心理学上的名词说制约。制约是比较属于心理学的名词。就是,我们可以讲限制政府的一些权力。所以, 讨论这些议题的时候,那么,约翰加尔文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从他实际上的牧会的经验,从他实际上跟城邦议会之间的这种治理国家的一些过程当中,他给我们这 些后代的人有好多原则,因而从圣经,从解经当中立下了很多的好的典范。


有很多的人他们以为牧师是不食人间烟火了的,可是我告诉各位,向来从过去旧约到新约,只要是上帝的仆人,他绝对不是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人,他不是活在云端里的人。也 就是说,我们在看一些事情的时候,你要知道,牧师他的眼光,牧师他对于很多事情的判断力,一定要很强。不是因为他的经验的问题,而是他对神学的了解。我们 从约翰加尔文的身上就可以看得出来。那,加尔文他在讨论基督教要义的时候,他不但的把世俗的政治的情况跟法律,还有神的国度把它串联起来,这就是我们最近 这几个礼拜来看到的。那么,特别是像基督教要义第4卷的第20章里面,加尔文一开头就讲到,他说,人类位于双重的统治之下,就是地上的国度跟上帝的统治。基督的国度跟世俗的政治是不一样的。那么,基督的国度,我们讲教会,带来的是什么,福音的自由。福音上的自由。绝对不是把他们从世俗的政权对身体的适当统治当中分离出来。也 就是说,今天你成为一个基督徒,不是叫你离群索居。我们以前我们住的那个大楼,就是我们现在住的那个公寓大楼,里面出了一个叫王老师的,你们可能不知道王 老师是谁,这几天电视节目上面又出现他,我一讲,一般人就知道了,是王老师,就是带着一群人说台湾有一个大地震,所以搬到南头那个地方,住在货柜屋里面。 我常常见到他,我觉得他其貌不扬,这是一个糟老头子嘛,没想到有一些年轻人跟着他在那边起哄,到最后,那些年轻人都走了,因为什么?因为没有照他所预言的 大地震。是不是。他现在还是在坚持。坚持住在那个破旧的货柜屋里面,是不是。也就是说,我们要有头脑,圣经教导我们,我们有盼望,而且,我们在这个世界上 生活的时候,我们不是活在云端当中。加尔文并不同意重洗派的看法,重洗派认为,重洗派就是现在的浸信派,你去看看现在所有的浸信会,他们对于政治完全不去 提,完全不去碰,因为重洗派从过去就认为,政治它的本质是肮脏的,本质上就是肮脏的。那是错误的一种观念。相反的,约翰加尔文认为,政府它的存在,是有正当的目的,有正当的目的,只要我们生活在人当中,政府它一定会存在。那,政府也必须要关心保护外在的我们敬拜的自由,这是政府责无旁贷的,它是一个,它的天职,政府当然是要保护教会的,这是它 的天职。那么,所以,在一个比较公义的政权的统治底下,我们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比较和睦,不是吗?然后,这个当然是神设立政府的一个目的。


那么,我们前一阵子我们有提过,约翰加尔文把政府,把政治分成三个部分,当然是比较简单的分法,第一个部分是官员,这些官员是政府维护法律的官员,第二个呢,再来是,官员要执行法律,第三个呢,降服在政府的政权跟法律之下的人民。那么我们也曾经花了时间来谈到罗马书第13章第1节到第4节,加尔文很清楚的就讲到说,政府的权柄也是神所设立的。所以,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我们不可能是活在一个无政府状态之下的人,我们绝对是维护政权,维护政府,我们绝对是要顺服政府的领导。但是,我们要了解,有一些人,他们是拒绝顺服政府的。那第四卷的20章第5到第7小节这里面呢,约翰加尔文就指责那些无政府主义者。


那,政府官员对维护上帝的法律也是有责任的,什么叫上帝的法律?我们就讲了第一块法版第二块法版啊, 包括什么?培养公民对于上帝敬畏的心。这是第四卷,20章的第9节里面就有讲到,政府官员需要履行自己的职责,因此授予他们一定的权力是必要的。你不可能 讲说,今天你什么事情,你知道吗?我们 私底下在跟教会的姐妹我们在谈话的时候,你知道我以前在公司行号工作过,很久的时间了,我对于一些公司里面一些权利跟义务我很清楚,那么,有一些老板,你 知道各种各样的老板都有,有一些主管,大小事都要过问,什么事都要过问,这种人作得很累,这种人也不是很会做老板的一个人,为什么?你总是要有一个权限在 那个地方,什么事情你都要自己来作,那是不可能的。你难道像-(听不清)一样吗?有分身吗?那是一个笑话,不是吗?你不可能的嘛,你什么事情,我们今天活 在社会上,今天我下午就要谈到上帝的护理啊,上帝的护理当中有一个叫做什么?叫协力,合作关系,你相信一个人你当然要跟他合作,是不是。那么,你如果相信政府是神所设立的,政府的官员要执行法律,你当然要给他法律的权利啊,否 则你刚刚看到那个,那个撒母耳记那个经文,谁愿意在一个官员或者是君王面前拉车啊?是不是。所以,君王需要有权柄。这里面的权柄包括战争的权柄,第4卷 20章11节,还有什么?收税啊,13节,这里面讲得很清楚啊,当然我们这里面不会谈到说,约翰加尔文对于什么哪一个政府是合法的,合法性或者有没有合法 性,没有谈到太多的事情,可是我要谈到,加尔文,我们根据圣经,根据基督教要义里面,他承认三种的政治形式的合法性。什么意思呢?这三种的政治的形体是在 20章的第8节,第8小段第一个,君主政治,贵族政治,民主政治。对不对。


当然你知道现在有很多人会攻击别人的出身。你知道现在这个时代不太一样了,以前中南美洲平民老百姓他们受到一些有钱人的压迫的时候,就开始产生了一些叫解放神学。为 什么?所以你看看中南美洲他们常常闹革命,很多的底下阶层的人他们都搞不清楚状况,可是一旦有一些人从中挑拨,那些基层的那些农夫就开始起来反抗,因为他 们的头脑比较简单,很容易受到一些人的煽动,所以这种法制的观念的建立是需要一段时间的。所以我们讲到现在,你看看像我们的那个连战,他也是含着金汤匙出 来的,他的孩子连胜文,他很想要竞选台北市长,他想要做官对不对,别人就开始攻击他。以前连战在吃个小吃的时候,就有人在讽刺他说,吃个小吃摊就可以吃几 千块钱,那个是很,就是讽刺他说太奢华。那么连胜文要想要竞选台北市市长,别人就开始用他的出身来攻击他。他说了一句话,他说,我没有办法选择我的出身。 他说的这句话说的没有错,为什么,因为现在很多的恶人想要效法过去中南美洲的情况一样,好像说,穷人当家,我告诉你,你如果有头脑的人,你大概可以知道, 这个世界上从过去到现在,有很多不同的政治体系,总的来说讲,我们从约翰加尔文的《基督教要义》里面看到,有君主政治,有贵族政治,还有民主政体。那么,加尔文他承认这三种统治形式的合法性,那他自己也说,我比较偏向,他自己有说我承认贵族政治或贵族政体与民主政治结合在一起的体制会胜过其他的体制。各 位,你懂不懂约翰加尔文在说些什么?我刚刚前面绕了圈子绕了这么久,你就知道有很多的人,他们特别谈到什么 无产阶级专政,你知道过去中南美洲有很多解放神学的时候,我过去在研究新派神学,我研究了很多。那么,很多穷人受到煽动,好,这些穷人可能推翻了前面的政 府,可是这些人并没有高贵的情操,他一旦得到了权力以后,他就迅速的怎么样?腐败。你可以从人类的历史当中你可以看到很多很多,是不是。我们不要讲什么东 西好了,你看看那个陈阿扁,对不对。他在台大读法律系的时候就已经考上了律师资格,那,这个是很不公平的一件事,在国外读书的时候,你要读法学院,你要大 学文凭,你才可以参加那个考试,参加LSAT的考试,然后参加,你考过了以后你才可以进到法学院,读了三年之后你才可以毕业,对不对。但是台湾呢,你高中 毕业你就可以直接考法学院,甚至你可以读医生,你可以高中毕业以后,搞不好,我很快就可以考上司法官。这些人人事不知,所以为什么现在有很多恐龙法官,你 知道美国,那些法官是要作律师作得很久的时间,平民老百姓投票选出来的,你以为作法官这么简单啊?是不是。要有相当的声望在那个地方。而台湾的法官 呢,完全是按照人民的温度来判案,情绪高涨,就这个这个怎么判。所以为什么叫恐龙法官呢。是不是,那,我讲这句话个东西作什么?陈水扁他是贫富,贫穷没有 什么了不起啊,但是贫穷你要你要有一点点水准,他当上了总统之后,他发现到他曾经讲过说,你知道吗,我当了总统之后我就发现这里面的位子,这里面的位子有 太多太多多到数不清。我可以安插我自己的人,有多少的人送红包过去,是不是。哇,不得了啊,国家就变成他赚钱的机器。所以你看看为什么会有这种事情呢,这 种人一旦从这种环境里面成长起来,他得到了权力,他急速的腐败。加尔文他当然有他的偏好,你可以不要认同加尔文的说法,但是他说什么?他说贵族政体跟民主政体结合在一起是最好的。这里面说到一个重点,他讲到水准的问题,各位,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但这不是绝对的。



那加尔文的观念从哪里来的呢?过去,加尔文读过很多的书,他在大学的时候读的是法律,法政,法律跟政治当然都有很多的牵连,他读过亚里斯多德的《政治学》,他从当中去导论出来,导论出来一些他自己的一些看法,他说,一种非世袭的贵族专制跟民主政治融合的体制,他认为这个很好。加尔文倾向这种政治模式的主要的原因,其实就是我刚刚一直在铺陈所要讲到的一个重点。他不是因为亚里斯多德所讲的,他是因为圣经所谈到的。怎么说呢?因为圣经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教义,人的完全败坏不能自救。人全然败坏的,他 是出于这一点,如果一个太穷的人,当他得到权力以后,他的吃相会很难看。所以圣经里面教导我们说,教导我们祷告说,不要太穷,也不要太有钱。是不是。你太 穷了以后,你处处想要占人家便宜。有没有,你看过很多啊,我认识不少人啦,有一些大陆一些人,甚至有作牧师的,穷凶恶极。然后,今天早上我讲道的时候不是 讲吗,有一些人一天到晚写代祷信,代祷信是好的,不是说完全不是好的,但是,他的代祷信最主要的目的是,信都不要看了,你干脆把钱寄过来好了,把账号给 我。对不对,听得懂我在说什么吗?可是你作牧师不能这样作。所以今天我们要看,你作政府官员也不能这样作。可是因为人是完全败坏,所以他一定会滥权。


所 以,第4卷的第20章的第8节第8小段,约翰加尔文这里说:由于人类的罪孽与过犯,所以由一些人来组成政府行使政府的职权,将会比较安全。政权不能够完全 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上。就像教会的牧师一样。我们的教会的牧师,我们是有长老会议的,那你讲,钱牧师,你这个按照人性来讲,你为什么要按理一个人来牵制你 啊?我告诉你,只有基督徒才会这样作。听得懂我的意思吗?一个牧师为什么没事干,去按立一个人来监视你?因为,你如果了解人性,你就知道,只有一个基督徒 愿意彼此顺服啊。各位明白我在说什么吗?这是重点。政府的官,政府的一个执政掌权的也是一样。所以我们就讲到,我们在这种环境里面彼此的劝勉,如果有人不 正确,坚持自己的意见,然后有更多的人会出来会监视他,约束他,对不对。


好,我们刚刚看到了撒母耳记上第8章第11节到第12节,约翰加尔文曾经讲过一篇道,他这里面谈到君主政体的倾向,他就说,他说,就好像圣经教导我们的一样,那么,一个结构上比较完美的政府,它是要靠着上帝的恩典的。那么,一方面,一个由邪恶的统治者跟滥权的那些官员 所组成的政府,是神向我们所发的什么?忿怒。所 以为什么,你看看,你们一方面要感谢神,你们诞生在一个比较民主的国家里面,可是另外一方面,你知道,滥权的情况也常常出现,特别是媒体,对不对。政府官 员像个算盘珠子一样。可是有一些国家呢,大家集体在叛乱,政府官员彼此 私相授受。彼此互相维护,彼此你抓我的背,我抓你的 背,是不是。意思就是说,-(听不清)。今天的社会也是一样,很多不敬畏上帝的情况。如果我们,到处,我们所看到的到处都是抢劫跟窃盗,如果我们仅仅因为 没有人反对,君主们就认为他们配得他们想要得到的一切,我们都 不要感到惊讶。你知道人类就是这样子。很多人不喜欢被人家批评,他们喜欢说,圣经说不要论断,可是他们不懂圣经啊,是不是。有些人不喜欢作太太的唠叨他几 句,就说,妻子要绝对的顺服自己的丈夫。有没有看到?这些话都是从他两片嘴皮子里面讲出来的。可是如果,这个作太太的她圣经懂一点就可以塞住他的嘴巴, 说,圣经难道不是说,丈夫要爱自己的妻子像基督爱教会,甚至为教会舍命吗?你们圣经背到哪里去了?怎么碰到这种丈夫话都讲不出来了?

加尔 文在撒母耳记下,他在1562年的讲道里面,他讲,他说,法国,当然约翰 加尔文的祖国就是法国,对不对。它发生宗教战争的那个时候,他,约翰加尔文人很有意思,他给当时候 的法国的那些很混乱的那些君王(讲道),那些君王都有小三,小三你们都听过,我讲情妇好了,情妇。在他的讲道里面,约翰加尔文很生动的为法国当局者跟他们的情妇们刻画了一张非常逼真的肖像画。在他的讲道里面,他谈到大卫很多的妻妾,加尔文说,他加尔文就评论:除了他犯奸淫罪有个人的原因之外,那些君王们还习惯的认为他们应该有特权作这些坏事,有特权凌驾于其他人之上。他也说,高傲的王子们完全瞎了眼,以至于他们自己以为他们是神。是 不是很生动的一幅图画?堕落的人类倾向于滥权,夺取扩大自己手中的权力,他们单单只是为了要满足自己而不是为了大多数人的利益。所以,约翰加尔文在他的讲 道里面所讲的并不夸张,我们从中国大陆里面的一些贪官你就可以看得出来,是不是。有些贪官把那个钱藏在他们家门口挖的那个水塘里面,把一大麻袋一大麻袋的 钱不是存在银行,银行当然不能,一查就查到了嘛,对不对。他藏到哪里?藏在用塑胶袋防水布一层一层的把它捆绑起来丢到前面的水塘里面,如果不是他的情妇因 为嫉妒去报官,谁会知道啊?前面这个养的鱼池里面居然,却是一个大金库。是不是。这个你们去看社会的新闻就知道。所以我们可以看得到,从后面那个你们也可 以看得到,加尔文,他的理想是建立一个充满贵族精神的民主政治,这也是很多人他对于民主的一些看法。当然大部分的人都是依照法律去限制个人不可避免滥权的 事情,也就是说,我们总的来说讲,约翰加尔文他希望从法律的层面来约束官员的滥权。



那么,约翰加尔文其实他不是受到其它 的一些书籍的影响,他是从旧约圣经里面,里面的君王时代所受到的影响比较大。约翰加尔文他曾经写过弥迦书的解经书,在第5章第5节,你们打开来看一下,你 们当然没有这个解经书啦,可是你们看弥迦书5章5节,在他的注释书里面说些什么。我还有一点点的时间,时间也不太够,但是请你们打开来看一看,5章第5 节,好,请各位同声来读,请:“这 位 必 作 我 们 的 平 安 。 当 亚 述 人 进 入 我 们 的 地 境 , 践 踏 宫 殿 的 时 候 , 我 们 就 立 起 七 个 牧 者 , 八 个 首 领 攻 击 他 。”约翰加尔文在谈到弥迦书这里面,我们看到弥迦他用牧人来描绘政府官员,他把政府官员比喻作牧羊人,他 怎么评论的?约翰加尔文说,民众用大众,那些百姓投票的方式选出自己的牧人来,透过这种方式来达到最理想的目的。可是当有人用暴力夺取最高权力的时候,那 就是暴政。如果有人天生就具有君王的身份,那么这与自由也不相符合。因为先知说,我们转为为自己设立君王。这就是说,上帝不仅会让教会自由呼吸,而且会让 祂的子民有自由建立一个有明确治理良善的政府,治理这一切的基础是全民都拥有投票权。你就可以了解加尔文的民主的观念是怎么来的,他从圣经来的。从圣经来 的。那么,在他谈到撒母耳记上8章11节12节里面的时候,他在里面谈到说,你知道先前那个故事是什么,以色列人拒绝了谁?族长,拒绝了先知拒绝了祭司所 带领的权柄之下的治理的模式,他们不要上帝派祂的仆人来治理,他们不要,而要求一个跟外邦的世界一样的什么?世袭的君主国政体。你们可以从这一段经文,上 下文,大概可以知道,是不是。那么,加尔文就详细的讨论了以色列人在这一个过程当中表现出来的态度怎么样?非常笨,非常笨。以前百姓是自由的,他们想要国 王来统治他们,他们愿意自己顺服国王而放弃他们自己宝贵的自由。



各位,你知道我常常好几次碰到那些,那些副总统,或者总 统的车马,不是马啦,我讲车队,是不是,出来,大批的。因为我儿子读 JIN  XIN 小学,那个时候在节日,我忘掉了好像是什么节啊,喔,过年的时候,啊,原来是马英九要回到他妈妈的家里,因为他妈妈就在jin  xin小学附近,我开车 过去的时候我就跟我太太讲说,你看看,什么时候冒出这么多警察来啊,我说马英九要来啊,是不是。然后,前面那个地方有人停在那个车位,前面那个有人为了要 抢一个车位,两人在那个地方吵架。在那边的警察就赶快过来关切,警察你打架打到有人倒地你都不介意,是不是,什么时候这么热心会过来?原来有总统要驾临, 他们怕惹麻烦,是不是。你看看,一过来以后交通管制,那些车队过来的那些人呢,前导人员多凶啊,是不是。可是什么?百姓愿意嘛,以色列愿意这样作。他们不要上帝统治他们啦,他们要血外邦人啦,好啊,你喜欢某一种外邦人的自由你就失去了原本的自由。加 尔文希望建立一种有选举的,有代表制的那种共和政体的政府。所以,很明显的,约翰加尔文从旧约圣经的那些神学的影响,深深的影响到他的政治的观念。从盟约 的神学的角度来讲,上帝与以色列的选民之间有一种非常微妙的政治的关系。什么政治的关系?那就是约定的关系。所以,为什么改革宗的基督徒,我们很清楚,我们改革宗的教会特别谈到盟约的教义的时候,我们对于属灵的的政治我们清楚得很,为什么?因为我们跟神之间有一种约定。这种约定就是契约的关系。


加 尔文对于盟约的教义是非常清楚的,再加上圣经旧约的一些影响,那么我们看到,一般的民众,建立跟罢免国王,你看看,特别是在以色列,在所罗门王之后,国家 分裂,北国,北国跟南国。北国以色列,我们看到,整个君王的政治逐渐的改变,定义也改变了,国家慢慢慢慢的世俗化,也在上帝统治的以色列社会当中改变了。 这种改变很微妙,是不是。你注意看,在旧约圣经当中,一个统治者原来是什么样子?他们是坐在哪里?他们不仅是坐在city home,他们不是坐在市政府里面,对不对,他们坐在哪里?他们坐在城门口。坐在城门口,就是长老们,70个长老组成的议会,他们曾经在旷野中被上帝所拣 选,设立一个议会来帮助摩西,那这种模式当然也影响到加尔文对于一个合适的国家政治的思考。那么加尔文他到瑞士这个地方在日内瓦,他也深受日内瓦当时候一 些影响,那些经验,还有那个法律,所以,在瑞士的这个城邦的经验,他开始慢慢慢慢发展了改革宗教会对于政治的一些观点,特别,加尔文主义。加尔文在第4卷 里面谈到政府的时候,这个影响到现在为止还是非常的大。有的神学家说,加尔文分享了他对罗马帝国推翻共和国那种民主主义和人道主义的憎恨,他,别的神学家 评论加尔文说,他从,加尔文从奥古斯丁那里得到一个结论,几乎所有的大帝国都是大盗贼。这种观点与当代欧洲多元化的社会的形态有很密切的关系。所以你就可 以很清楚的知道约翰加尔文是不是很喜欢那种超级大帝国。对不对。我已经给你们讲答案了。不过约翰加尔文在他著作里面他并没有谈到太多这方面的问题,他并没 有谈到,那个,他说民众所拥有的权利里面更细节的东西,他只是指出了政府权力跟人类堕落跟罪性之间的关系。所以,因为时间的关系,我本来要谈到约翰加尔文 对法律的一些看法,那么,特别是从礼仪的律法,民事的律法,还有十条诫命,然后谈到约翰加尔文他如何从他的法律的观念来约束地上的政府的一些过度扩张的这 种滥权的情形。这个因为时间不够了,所以我们今天只能够稍微谈到30小段的一个部分。

我们一起低头祷告:

天 父上帝我们实在要感谢你,给了我们许多的时间,让我们再次的能够有机会谈到加尔文的政府的这个教义。我们恳求你特别帮助我们,给我们从旧约圣经,还有从约 翰加尔文,从撒母耳记,来看到过去的社会,以及以色列的百姓他们效法外邦的习俗的,一个在政治结构上的一些改变。但是约翰加尔文他从圣经当中教导了我们该 如何生活在这样子的一个地上的政府的环境,他叫我们要顺服地上的执政掌权者。我们也要为他们祷告,我们更求主帮助我们能够从教会当中落实一个比较民主的合 圣经的一个方式,我们看到现在教会的很多的牧师他们专权,他们并没有按照圣经里面所教导的要有长老会议,很多的长老也只不过是像橡皮图章一样,他们并没有 真正的想要维护教会最大的责任,就是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的信息。愿你帮助我们,祝福我们,祝福我们今天下午的时间。

奉靠耶稣基督的圣名,阿门。


(2014.3.9日主日证道)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