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我唯主的博客

人生的首要目的就是荣耀神,永远以神为乐!

 
 
 

日志

 
 

加尔文基督教要义课程 政府 10  

2014-02-25 21:27:24|  分类: 钱曜诚牧师讲道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加尔文基督教要义课程 政府 10

基督教华人改革宗台北教会钱曜诚牧师证道

 

天父上帝我们感谢你的恩典,赐给我们机会让我们继续的来讲解约翰加尔文的《基督教要义》论到政府的一个很重要的课题,愿你特别帮助我们,因为我们已经讲解了好几个礼拜关于这方面的教导,愿你继续的帮助我们,特别在我们接近尾声的时候,尤其需要你的帮助,使我们能够在短的时间里能够把你的旨意讲解得清楚,愿你帮助你的仆人,我们这样祷告奉靠耶稣基督的圣名,阿门。

 

我们请各位翻开到1309页,在基督教要义第4卷的第30小段,第30小段是谈到官员应该限制君王的专制,但是我们在这里的一个上标题是讲的立法院的官员,也就是说议员。民主国家都有代议式的制度,那么,这就是所谓的立法院的官员,应该要限制君王的专制,再过来,我们对神的顺服高于一切。第30小段这里面有谈到上帝有祂自己成就事情的方法,有时候神会借着人的手来干预地上的政权。那么我们都知道,约翰加尔文的政府观为二元主权论,那就是马丁路德所讲的左手右手的管理。我们知道在这个地上有地上的国度,我们有天上的国度,我们不管怎么样,有属灵的国度跟属世的国度。

 

那么,宗教改革运动从马丁路德,约翰加尔文,约翰诺克斯,一直到清教徒,一直慢慢慢慢的发展,特别是到了苏格兰政治的争议,政争,苏格兰的政治,英格兰的革命,再过来,我们就看到西敏会议里面有一些争辩,这里面我们都可以从教会的历史的文献里面可以看得到,这个过程当中对于政府的一些观点,它逐渐的成形。那么,约翰加尔文谈到政府跟教会之间的看法,有的人说他就是政教分离。我记得以前在神学院读书的时候,我们在教会的历史这门课里面,那个教授会给我们题目,就是谈到教会跟政府之间的关系,church and state,这个同学之间,因为他们来自不同的背景,大家争辩得非常厉害,争辩得非常厉害。那么,有的人就讲说,约翰加尔文人其实是政教分离。其实,你如果要了解约翰加尔文的一些论述,就可以知道,约翰加尔文他所讲的政教分离,可是台湾长老会他却不是这样认为,他们认为,加尔文他是很积极的参政。可是约翰加尔文他有二元的主权论,他不是指国家不能够跟宗教有所关系,而是说,他不承认一种单一的主权观,什么叫作一种单一的主权观呢?也就是说,什么事情都是国家至上,国家最了不起,对不对,国家至上。但是现在又很多人,政治人物在谈到说,就像吴伯雄所讲的,不管谁大,人民百姓最大,对不对,有一次他去大陆访问的时候,不是讲说,什么天大地大,百姓最大。他讲的话有一点点太草莽的说法,其实,人民也不能够最大,国家也不能够最大。好像,当你说国家至上的时候,国家是全人类的唯一的自由的范围,这个是不对的。我们整体的来讲,约翰加尔文讲,他有讲到所谓的政教分离,其实如果你清楚知道我们从政府这一个整个的教义的解释,你就可以知道,他就是赞成了宪政主义。什么叫宪政主义?就是我们现在在谈到3031小段,我们今天大概可以谈到31小段。立法院的官员,那就是表示说,他反对任何国家主义的独裁思想。那么,我们谈到约翰加尔文来讲,他拥有多重的身份,他身兼数职,他是牧师,他也是神学家,你也不要忘掉,他也是政治家,他对政治具有高度的敏感,高度的兴趣跟关心关怀,所以,如果你了解约翰加尔文的生平,他的后半生常常花时间写信给一些重要的政治领袖,还有些国家的领导。而且,他常常对当时候很不稳的政局提出一些批判,提出一些看法。而且他常常鼓励一些国家的领袖。我们举几个例子好了,我们看看,像今天早上我在讲道的时候讲到希伯来书,希伯来书,他写解经书,他写完了以后,常常我们都是要写一个感谢啊,或者是写献给某某人啦,这个献给某某人叫作献辞,对不对。他把希伯来书的解经讲完了以后,他献给了谁呢?他献给了波兰的国王希吉斯蒙德,你们如果去看约翰加尔文的解经书你就可以知道,它上面还有这一篇。那么,当他写完了使徒行传,使徒书信,他献给了谁呢?英格兰的国王爱德华六世。你想说这个牧师怎么会把这个书写完了去呈现给哪一个国王呢?还有,他写完以赛亚书的注释书以后,他送给谁?他送给伊丽莎白一世。英国啊。你如果去看,为什么这个样子,也就是说,当我们谈到加尔文的《基督教要义》的时候,特别是谈到第30小段这个地方,你就要了解到,在人类的历史当中,他是罕见的能够把神学把哲学,能够把法学,融会贯通的一个人,他是罕见的一个人。上帝在教会的历史当中兴起的一个伟大的人物。

 

那么,我们曾经花了好几堂课的时间,来谈到使徒保罗他在罗马书13章里面谈到政府跟基督徒之间的关系,使徒保罗也要求基督徒要顺服政府,顺服执政掌权的,这是我们讲的。为什么?因为使徒保罗这里面讲得非常的清楚,因为政府的权力是来自神。政府的权力是神所设立的。那么,约翰加尔文在他的基督教要义里面,不管是1536年的版本,或者是1559年的版本,他在他的著作里面都有很明显的谈到,如果有政府官员,或者是哪一个政府,它是非常的悖逆,他明显的反对这些人。所以你不要以为约翰加尔文他只是说我们一味的顺服,他也发出声音来,反对,他也反对那些悖逆神的政府,还有悖逆神的那些官员,也就是说,等一下我会念一段就是他《基督教要义》里的一段话,这段话不管是在1536年的版本或者是1559年的版本里面,其实他都有提到,这就是32小段。我们一起来看一看。我们还没有讲解到30小段的时候,我们先来看一看第32小段里面有一段话。喔,对不起,应该是31小段,31小段请你们从1311页右半部那个地方,就是32小段的上面那个地方,请你们来读一下,好吗?我现在说的是私人,若有百姓,请你们从这一段读起,读到最后面,就是31段结束,请你们来读:“现在说的是私人,若有百姓挑选我们约束君王之专制的官员(如在古时候,五长官当选为了约束斯巴达王,或在罗马百姓的法院负责约束执政官,或市区行政长官负责约束雅典人元老院的权威;或在我们的时代,召开议会时在各领域发挥作用的三级会议),我不但没有禁止他们照自己的职分反抗君王暴力、放荡的行为,我反而说他们对这些残忍压迫穷困百姓的君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种懦弱的行为简直是邪恶的背叛,因他们不忠心的出卖百姓的自由,而且他们知道保护这自由是神所交付他们的职分。”

 

约翰加尔文不是一个冷血的人,他对圣经的了解是超乎我们所想象的,你不要忘掉他过去在大学的时候学的是法律,他也受到很多哲学的影响,你就能够了解他在这一段里面,他说:如果有百姓挑选一些人为了约束君王的专制的官员,就像古时候,我们这里翻译是“五长官”。什么叫作五长官?其实就是监察官嘛,监察官,就是选一批人来监督政府的。有五长官当选 为了约束斯巴达王,或者是在罗马的法院里面把一些法院里面负责约束的一些官员,那么罗马的里面的一些行政官员,我们可以讲说罗马的保民官,你不管怎么样的称呼,其实里面意思是一样的,还有包括这些人,就是要为了约束执政的人。甚至在他们的时代,就是说,当时候法国来讲,有很多的一些召开的会议,就是为了要约束那些官员,所以,很明显的这一段的记载,约翰加尔文明显的为了反对那些悖逆神的政府官员,他开了一扇门,让我们这一些,如果在一个极端悖逆的政府的执政的情况下,你可以知道他发出反对的声音。

 

那么我们从30小段这里面,他说了,他说神有时候会借着不经意的人干涉。什么意思?“这是神彰显祂的良善、大能以及护理,有时候在祂的仆人当中兴起一些人,而且吩咐他们处罚那些邪恶的政府,使原先受到不公正压迫的百姓能够脱离他的患难。”上帝在历史当中常常这样作。是不是。有时候,神照着自己的美意,利用人的怒气。你看看那有一些政府官员,他逼迫人,你们知道最近乌克兰发生好多的事情,那个闹得非常的厉害,很多的国家都出现了问题,包括泰国也是这样,这个世界其实并不是非常的太平的。乌克兰执政掌权的总统马上跟按个反对党取得协议妥协,因为当然是欧盟的官员,欧盟的政府的官员他们介入,然后他们协调,然后,现有的那个乌克兰的总统就妥协说,我们要加快脚步,重新改选总统。为什么?因为人民的怒气。但是问题,虽然罗马书这里面教导我们要顺服上帝所差派的这个,在这个掌权的底下,可是神有时候也会听人民的呼求,他会利用一些人的怒气来成就祂的美意。

 

接下来,约翰加尔文就开始解释,从圣经里面他找了一些例子,就像摩西,上帝借着摩西的手救以色列人脱离谁的手?法老王的专制。然后再过来,还有一个在旧约圣经当中有一个人物,我们看约翰加尔文举了俄陀聂救以色列百姓脱离谁呀?脱离叙利亚王古珊的手。那谈到俄陀聂,它跟迦勒之间有很特别的一个关系。俄陀聂要称迦勒为叔叔或伯伯。俄陀聂这个人,他从小就把迦勒他的一些丰功伟绩当作英雄的传记,他非常清楚。所以他常常听到迦勒的一些事情,那么,从他幼小的心灵里面,他就已经把迦勒当作效法的榜样。所以有时候,这个长辈的榜样可以影响我们后代的人。所以这个是很重要的。那么俄陀聂呢,他成为十二位士师里面的其中的一位,那也是第一位。所以加尔文在这里面谈到什么兴起俄陀聂来救以色列的百姓脱离叙利亚王的手。所以你看看,你如果了解迦勒,你就很清楚在民数记里面,上帝赞扬迦勒的信心,说;唯独我的仆人迦勒,他另有一个心志专一的跟从我,我就把他领进他过去所在的那个位置,他的后裔也必得那地为业。我们可以看得到,那个时候迦勒他85岁,然后他还是很强壮,85岁还打仗,是不是。他说,无论是征战还是出入,我的力量那时如何,现在还是如何。我现在80岁不到,我才50多岁,老眼昏花,对不对,这次那个黄斑部病变,医生说是老年(病),哇,我还年轻嘛,怎么是老年的疾病呢?我只有头发花白,应该,好像还没有全白嘛,为什么 是老年?我自己心里很纳闷。我并不同意医生的看法,是不是,但是我知道最主要的原因是我高度近视。迦勒年纪老迈可是却给他后代的子孙很好的榜样。这是我们可以看到的。可是我们从士师记里面看到,为什么犹太人都不能够完全得胜。你看到迦勒他在那边为以色列人出生入死,对不对。可是,当时候的那些敌人,他们的武力非常的强大,武力非常的强大,让以色列人很难去攻打。当然以前打仗和我们现在打仗很不一样,你很难用现在的标准来衡量。可是上帝仍然会应许他们会得胜啊。那么,可是犹太人失败,最主要是因为他们悖逆。那,以色列曾经跟拥有强大武力的耶丁征战,得胜了,但是因为以色列人悖逆,所以神就曾经教导他们说,当他们征服迦南地的时候,一定要把当地的人全部赶出去灭绝。以色列有没有这样作?没有,没有,他留了一个尾巴在那边,留了一个尾巴在那边,以色列人总是挑三拣四的遵守,总是心中自有一把尺,那么,这些就成为他们将来的后患。成为他们的后患。你看看那,以色列人不但不把他们斩尽灭绝,他们还跟当地的人通婚啦,这个出现了很多的问题啊。所以,我们可以看得到,以色列人不但对于神不忠心,他们还去拜当地的什么?偶像。巴力跟亚舍拉,上帝非常生气,所以就把他们交在米索不达米亚王古珊利萨田的手中,这在圣经里面就讲得很清楚啊。以色列人要降服在古珊利萨田八年,这是士师记第3章,利萨田八年,这是士师记第3章里面所讲的。完全受制于他,但是神也应许他们,要借着君王或士师,把他们从哪些奴役当中痛苦当中拯救出来。是不是。那么,加尔文在这里也举一个例子,上帝也曾经利用埃及人除掉推罗人的傲慢,这个我们从历史当中都可以看得到,也曾经利用亚述人除掉埃及人的悖逆。也曾经利用迦勒底人平息亚述人的怒气,而且,在古列王击败了玛代人之后利用玛代人和波斯人叫巴比伦的骄傲降卑。神 有时候也利用亚述人,有时候用巴比伦人,除去犹大跟以色列王忘恩负义跟亵渎悖逆的罪。可是上帝都不是用同样的方法,不是用同样的方法。

 

加尔文从他论到政府的时候,他告诉我们说,当恶人在作王的时候,百姓要怎么样?要仰望神,要祷告,要忍耐。那么前一句明显的,他谈到在1535年法国时候的处境,在1535年时候的处境,很多人盼望,从属天的,就是从上帝介入,或者是有些人说,我们盼望能够有一些人类的组织能够脱离这些坏王或者是坏的政府,能够得到解脱。可是我们看到,第一种神的仆人,既然因为以神合乎真道的呼召被差遣,跟那些君王作战,并且打败他们,他们就没有违背神出于神出于自己的意旨降服君王的威严。因为他们是出于天上的权柄。胜过更小的权柄。就好像君王惩罚他的臣民一样。约翰加尔文这里面讲的意思就是说,这一切都是在上帝的掌握当中。我们,基本上,我们仍然是要顺服上帝的旨意,但是有时候上帝也会兴起一些人,所以在别的地方,约翰加尔文特别是谈到我们人在那种在政权的那种环境当中我们需要有一种心态,我们要学习要怎么样顺服,然后交托给神。但是上帝也会因着垂听祂百姓的呼求而成就祂自己的大事。那么,约翰加尔文在谈到教会跟政府之间的一个关系的时候,他这里面所谈到的一个就是在31小段里面所谈到的,所以不管这些人他们是怎么样的一个恶人,神仍然借着他们的威严,仍然借着他们来破坏傲慢的君王流人血的权杖和推翻邪恶至极的政府。什么意思?加尔文在这里说,我们要根据宪法为人民的自由来辩护。约翰加尔文他其实是非常平和的一个人,非常平和的一个人。有一些人认为说他太消极,当然各位,我可能在,如果主许可的话,我会在下个礼拜,今天时间非常的短暂,我还要忙着要开始下午的一个聚会,所以我必须马上要停下来。如果主许可,在下个礼拜的时候稍微提到一些,从圣经的角度,然后从宪政的角度,来看到上帝如何借着一些自由的,比较合乎法规的方法,那就是约翰加尔文特别所强调的,根据宪法来为百姓的自由来争辩。所以加尔文他这里说 我们同时要谨慎,一方面免得我们藐视做官的人的权威,因为他们充满神极为严肃的命令所立定的威严。各位,我们不要讲什么,你了解我们在这个地上有地上的政府,即便在教会的侍奉当中神仍然看重秩序。亚伦,他有几个儿子(我们)都知道,这些小孩子他们都非常熟悉现今的事情,可是有两个孩子,他们 轻忽了,他们献上凡火,就立刻有火从耶和华的面前出来把他们给烧死。甚至还吩咐说,你不可以为你的孩子---(听不清)。为什么?因为神非常看重这些事情。也就是说,当我们在面对教会的侍奉,或者是我们生活在两个政权当中,一个是属天的政权,一个是属地的政权的时候,神设立这个属地的政权,他也非常严肃,为的是叫属神的儿女能够顾念到君王的威严,因为这里面有神的命令所设定的。即使这个君王,担任这个职分的人非常不配,我们都知道,甚至有很多很多糟糕的事情产生,使他们本身自己的污秽玷污了职分。可是加尔文在这里讲,纠正君王不节制的专制是落在谁的手中呢?主的手中。那么,我们千万不可以把神这个责任揽到自己的身上,好像我们可以干预上帝的工作一样。所以,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不太能够再继续的讲解,那我们在第32小段在这个地方,已经算是最后一个小段,我们不可以顺服人而不顺服神,这里面加尔文在这里面解释的非常的多,你看到这个注解里面洋洋洒洒了很多,你就可以了解,有时候,虽然我们在这个弯曲别扭的世代里面,特别是邪恶的君王当中,我们要走的方法,我们要作的事情就是,要透过一个袋子,一方面合理的,顾及到那些君王或者是执政掌权者的尊严,二方面,我们也能够顾及到神设立这些事情,设立这些人,还有这些合法能够积极参与政治的这些人,使他们也顾及到上帝的荣耀。这是神强调的安排。

 

 

那我要总结的是什么,就是神绝对不是允许在我们现在这个阶段,我们有属天的国度还有属世的国度,我们好像说,在基督的教会里面,我们着重属天的国度而完全轻蔑了属地的国度,这不是神所允许的。我们也不能够把这属地的国度高举到一个地步,好像国家至上,这也不是神所允许的。也就是说,这两个主权,目前我们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这两个主权同时存在,那是上帝奇妙的把这两个主权摆在我们当中,我们作为上帝的儿女,我们要寻求上帝的旨意,我们为人应该如何,我们如何面对教会,我们如何面对这个地上的政权,我们有我们的分寸,我们有我们的氛围。约翰加尔文难怪他关心政治,他所用的方法,他不是搞革命,他用的是什么方法,他用的是很温和的论证,然后,写给一些人,尽量的影响他们,所以这个是一个非常宝贵的功课。那,因为今天碍于时间的关系,恐怕我还有很多的话要讲,可是我没有办法讲完,所以你们,请你们稍微忍耐,如果主许可,我下个礼拜,我可以把这个课题作一个总结,盼望有更多的时间能够有讲得清楚。假如时间不够,那我们可能还要再延续下去,可是我又怕好像一个连续剧一样,变成一个肥皂剧,讲不完,这个也不好,所以,请你们代祷。

 

我们一起低头祷告:

 

天父上帝我们实在要感谢你的恩典,让我们能够生活在属世的这个国度当中,我们也有属灵的国度。我们心里面虽然生活在这个地上,我们却盼望属天的国度完全彰显出来。但是我们在现阶段我们仍然在不同的国家的领域当中生活,我们理当要顺服执政掌权者。可是每一个人所生活的环境不同,政府也不同,或许我们对我们的执政掌权的人诸多不满,或者是他们当中有许多的恶人,可是我们呼求你的 名,因为唯有你能够改变这一切。立王、废王,这一切的权柄都在你的手中。除非你引导我们,否则,我们仍然按照你圣经里面的教导要尊重地上执政掌权的,因为他们不是空空的佩剑。愿你引导我们。我生怕没有办法能够讲解得更清楚,但我恳求你圣善的灵,作那引导的工作,使我们更清楚的能明白上帝的旨意。

奉靠我主耶稣基督的圣名,阿门。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